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迷鹿棋牌app平台客服 > 休闲 >

汉娜·阿伦特非常谨慎地提醒我们

发布时间:2019-08-07 12:4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汉娜·阿伦特非常谨慎地提醒我们,我们已经是消费者社会的一员,我们整个经济的实质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演变为浪费经济,每个东西在世界上出现,就立刻面临被吞噬和抛弃的命运。我们不再是寓居于一个真实的世界之内,而是被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持续推动着,在这个过程当中,事物不断地出现和消失,此起彼落。生活在一个消费社会越是轻而易举,它被必然性驱役的事实就越难以被察觉。这种生存境况的危险在于,这样的一个社会被富足的表象搞得眼花缭乱,进而沉浸在无休止的平稳运转过程中,就不再能够认清自身的空虚——一种“不能在任何其劳动结束之后还存在主体中肯定和实现自身”的生活,注定是空虚的。

  在现代社会,休闲的含义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古希腊人极为重视休闲时间,将休闲视为个人自我劳动的重要实践,通过学习各种技艺作品来提高自身修养,提升抗拒欲望侵蚀的能力;现代人将休闲视为消费时间和纯粹的生存享乐,并且意指一种新的非自我劳动类的生存倦怠,这种根本性的转变使得休闲曾经的含义早已丧失殆尽。

  汉娜·阿伦特十分准确地把握了当今社会从生产向消费转变的关键特征:平等变成了平均主义,高雅变得平庸,没有任何对象能够逃过消费,普遍化的享乐主义导致了社会普遍的不幸等。但是,阿伦特分析的致命缺陷在于,她将这些情况完全归罪于那些曾经被排除在历史进程外的劳动者,那些曾经被流放在异化劳动这一废墟之中的人。之所以会产生这种令人错愕的谬误,主要是因为她将分析的基础建立在一个假设之上——在她看来,从事碎片化劳动的人是瞬间涌入社会的。其实,消费社会的涌现只是资本主义为了应对经济危机所采用的经济策略导致的文化现象。1929年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并没有导致资本主义在危机中殉难,而是开辟了资本主义彻底重组的道路。资本主义通过开辟新兴市场来重新赢取生存的手段,通过积极发展各种休闲产业,极致地占用大众的自由时间,从根本上重塑了生产与消费的关系。如果说战争是政治的延续,那么消费就是生产的延续。换言之,生产不仅是为了制造产品,而且以制造对产品的需求为前提,用于消费的产品一旦脱离了生产过程,就变成了对产品需求的工具,以及为扩大产品使用所必需的各种必要生存方式。唯有制造出相应的需求和使用方式,产品才能被投入生产。这些产品作为大众化的商品,通过同一种方式改造了所有的使用者——消费者,“它们把人变成了一模一样的生物……大众商品同时制造了大众风格的统一性和大众本身”。

  从自我劳动的时间到纯粹的消费娱乐时间,休闲范畴的理论内涵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急剧的变化呢?汉娜·阿伦特提出了一种解释。在她看来,劳动和消费只不过是生命必需性强加给人的同一过程的两个阶段,因此,我们既生活在一个消费者社会中,也生活在一个劳动者社会中。这个社会形成的原因是由于生产力的快速发展和科技的广泛应用,整个社会的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人类从最古老的劳动负担中解脱出来,即从对劳动和需要的绝对服从中解脱出来。但是,随着人类不再拘役于传统意义的劳动生活,劳动者走出工厂、涌入社会,使得整个社会变成了一个劳动者社会,结果就是几乎所有的人类活动都被化约为获得生活必需品和提供物质充裕的共同标尺。随之而来,生存的定论是,无论我们做什么,目的都是谋生;所有的严肃活动都被立即降低到谋生水平;所有的劳动理论都异口同声地将劳动定义为“休闲”的反义词。因此,所有的活动,无论它的最终成果是什么,都被定义为劳动;所有的活动,如果不能提供个体生命或种群生命的必需,都被归入休闲玩乐之列。劳动的解放并未造成劳动及其他活动的平等,而是将劳动置于无比崇高的统治位置。这样一来,所有与劳动无关的活动都变成了一种休闲式的爱好。

  我们知道,正常人一天的时间可以分为工作时间和休闲时间两个部分。过去的资本只懂得利用劳动时间,因此想方设法延长劳动时间;现在,为了实现自身的顺利拓展,资本大量投资各种休闲时间,于是通信业、影音产业、旅游业等膨胀发展,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